老 宋 脱 貧 記

□王子鈺

慶雲縣街道辦李雲曲村的老宋,其實不老。

老宋是貧困户。曾因傷了腰,落下殘疾,幹不了啥活,也就不能出門打工掙錢養家,日子過得很是窘迫。架着雙枴出出進進,走起路來腿一甩一甩的像兩隻空水袖,綿軟無力,看起來便有些蒼老。老宋媳婦在孩子不大時一去不回,杳無音訊。自此老宋開始了既當爹又當媽的日子。在貧苦的日子裏煎熬,老宋很快就老了。

第一次去老宋家,他正在自家院子的菜畦裏,一手拄着枴杖,一手侍弄白菜秧。説是院子,其實院牆都倒了,3間土坯房比鄰居家的房子矮了很多。屋前,東一堆、西一垛地散落着顏色不一的廢品。我向老宋走去,喊了他一聲,算是招呼。他抬起頭,花白的頭髮掩住前額,看不清他的眼睛。但我相信,那一刻,他一定看清了我穿着的紅馬甲,以及紅馬甲上黃色的志願者標誌。老宋立刻喊孩子:“小石頭兒,快去給姐姐拿凳子歇歇……”循着聲音的方向,我注意到屋門口坐着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,旁邊碼着些用棉線綁成捆兒的小白菜。聽見老宋喊,小男孩放下手裏還沒捆好的菜,站起來衝我笑了笑,便走進屋裏……我想,他就是我們要資助的孩子了。

暑假裏,石頭幫着爸爸拾掇院裏的菜。因為老宋幹不了力氣活。但他雙手還算巧,一個40多歲的老爺們兒,學着繡十字繡。起初繡小尺寸的,練手。幾幅繡下來,活道日漸精進,繡好的成品也都賣出去了。老宋説,“我再繡個大的,八駿圖或清明上河圖,我聽説河南有把清明上河圖的十字繡品賣了十來萬塊錢。”這麼説的時候,老宋的眼睛閃着亮,甚至把手也從杵在腋窩下的枴杖上挪開,揚起來舞動了幾下。

再一次去老宋家,他已搬進政府幫着修建的新房子裏,院落也有了,大門也有了,屋子的門窗也換成鋁合金的,窗子大,都是玻璃,“老亮堂了”,老宋説。他對我一如既往地熱情,招呼孩子去摘院子裏的杏子,去摘架上的黃瓜。“現在繡十字繡也不那麼費眼了,窗户大,屋裏明快。”“多虧你們幫着給賣出去,兩幅賣了1萬多塊錢。我現在繡的是孔雀開屏,還有大牡丹,總不能單靠政府幫扶,咱個人也得使勁!”他説的“使勁”就是自力更生的意思。順窗户看過去,一幅未繡完的十字繡半攤在炕上,露着長長的“孔雀”尾巴。

入冬時,我和義工團的夥伴一起又去了老宋家,給孩子帶了棉服棉鞋。走進屋,便看到當屋中間長長的充電線尾巴似地纏繞着手機支架,支架夾着手機,手機對着小方桌,小方桌上擺着老宋繡着的十字繡。

“開直播了?”我有點驚訝。

“直播費電,得一邊充電一邊直播。”老宋説,“我知道,現在十字繡都過時了,你們找人買也不容易找到,我打算把這幅《綠水青山圖》繡完再幹點別的,孩子教我開直播,我也試試能不能在網上賣出去。”

老宋似乎很有心得體會,最後他忍不住感嘆:“時代在發展,人也得跟着進步,要不更讓人給落下。”

老宋看起來更老了,但眼睛似乎比原來亮了許多。他一邊説着話,一邊用微微翹起小指的手摸了摸鬢角的白髮。從門玻璃透進來的光,給老宋和他的手打了一個金色輪廓,翹起的手指邊更像一瓣傲霜的菊,和他屋門口種的花有幾分相似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